对《指尖奶茶》(又名“少年美眉”)的认真解读

对《指尖奶茶》(又名“少年美眉”)的认真解读

2016-02-20 12:08:18热度:作者:来源:

话题:少年美眉?爱情故事?对《指尖奶茶》(又名“少年美眉”)的认真解读?

文:雅特迷尔

首先引用自豆瓣的介绍“《指尖奶茶》又名《少年美眉》,是一部包含女装癖、幼驯染、校园恋、百合、伪百合、萝莉控、御姐、姐弟不纯、邻家大叔、还有锁骨控等诸多题材的另类漫画”。

不得不说,这个介绍太耸动了,当然种种特别之处也是本书的卖点,但不是重点——因此也激发了我写这本书评论的冲动,因为我在两个方面上(作为一个艺术作品和作为一个案例)都给它满分,而在网上我看到的对它的评论,误读很多。这个漫画在看了之后,在感觉上还是比较日系校园爱情故事的那种偏少女漫画,细腻而优美(当然我也没看过其他的,纯感觉),不过正因为有了这个“变态”的主角,和他周围的朋友发生的故事,让这个漫画有了更多的可探讨空间。

(此文是作为一个分析案例,以下的讨论大概有两个方向:一,带点心理学社会学解读、分析一下这本漫画中的人物;二,偏媒介哲学,讨论相机在主角塑造过程中的重要性。)

由纪(男主角)第一次穿女装,是为了代替失约的当影楼模特的姐姐。照相馆店长提议让他试一试婚纱,结果“从那次以后,我的心就被迷住了。”由纪从小时候开始,就有“变美的”的冲动,而不是想成为一个“王子”?,并且他也并不是一个性别认知有问题的人,也不是一个同性恋。他是真实的喜欢着女性,比如小左(发小),水面(同学),甚至是小雪(他异装后的自己)。

这种“喜欢”却又夹杂着两种东西。一是他对于女性天性中的美好的喜爱,具体一点,是他对于过世的左智阿姨(小左的母亲)的依恋。由于他父亲外遇导致的家庭破裂,他对父亲始终存在着厌恶(这种厌恶在成长后转变为对成熟男性的厌恶),而母亲也不在住在家里,他童年时期的关爱都来自邻居家的左智阿姨,他的姐姐未纪也是如此;在左智阿姨过世后,这种依恋转移到了阿姨的女儿小左和他姐姐的身上。因此他在自己稍微长大一些后,就有了保护小左的愿望,或者说保护这份美好的愿望(这种美好有被男性破坏的可能)。?“喜欢”中夹杂的另外一种东西,固然是性的本能,这其实从他童年时姐弟两和邻居家一起洗澡中就有端倪,但是他明白对左智阿姨有反应是“不对”的,也因为他对于男性的厌恶,使他一直压抑这种冲动。当然,性的冲动在青春期不可避免的重要起来,最终,由纪的“喜欢”变得复杂。?(这种喜欢在排斥自身)

处于这种“更年期”的由纪在面对自己穿着象征着纯洁的白色婚纱照片时,显然是会被迷住的。吸引他的是完美的女性形象,这种形象后面象征着某些完美的品格,而这模特,却是身为他男性的自己。?“虽然未曾想过连整颗心都变成女孩子,但是能变成不一样的自己,那就像是魔法一样。”我常常说,相机是不会骗人的,但是摄影师都是骗子。机械复制的胶卷相机,给了由纪一个美丽的倒影,由纪被小雪迷住的时候,他几乎意识不到,那个影子就是他自己,是和他有用一样不够健康的心灵的人,而把“她”看成是理想的偶像。

《指尖奶茶》的部分故事完全是水仙花少年纳西索斯的现代翻版。在麦克卢汉《理解媒介》第四节“小玩意爱好者——麻木性自恋”中,他是这样解读这个希腊神话的,下面我做一个简单的对比。“希腊神话中的那耳克索斯(Narcissus)与人们的生活经验有直接关系,这种关系反映在该词的意义之中。考其词源,那耳克索斯与那耳柯西斯(narcosis,麻木)同出一源。”(对倒影的迷恋最重要的本质就是对自我的麻木,迷恋即不去意识自己,只注意倒影;由纪在女装后使用的名字“小雪”(日文读音和由纪相似),以及小雪身份下另一种生存方式,都是这种麻木的体现;关于双关语,麦克卢汉也有解释,这部分我忘记了。)

“少年那耳克索斯误将自己的水中倒影当成另一个人。他在水中的延伸使他麻木,直到他成了自己延伸(即复写)的伺服机制。”(纳西索斯颠倒了本体和倒影对自己的重要性,而由纪亦觉得小雪更重要,甚至想过成为小雪。由纪不再踢自己喜爱的足球,只因为怕弄伤膝盖这样穿短裙就不漂亮了;害怕长高长出喉结,因为那样就难以维持女装时的感觉;异装下冒着被好友拆穿的危险和别人打架害好友不能参加比赛,是因为小流氓打了“她”的脸)

“回声女神试图用他的只言片语的回声来赢得他的爱情,竟终不可得。他全然麻木了。他适应了自己延伸的形象,变成了一个封闭的系统。”(艾柯Echo女神企图通过对纳西索斯的重复来获得他对自己的爱,纳西索斯接受艾柯的认可,但完全不关注她,只爱水中的倒影——再次强调他意识不到倒影是他;在《指尖奶茶》中,显然水面就是这个回声,当然还有些不同,在后面会讨论。)

由上,可以看出希腊神话的母题之一——“自恋”在指尖奶茶中的显现,当然,“自恋”是纳西索斯的全部,不是由纪的全部。关于媒介的理解,麦克卢汉接下来说:“人们对于自己再任何材料中的延伸会立即产生迷恋。古往今来的玩世不恭者硬说,男人最痴情的,是反映他们自己形象的女人。”

黑川水面是那个Echo。由纪上了高中后,朦朦胧胧的喜欢上长得漂亮的水面,为了接近讨厌接触人(特别是男生)的水面,由纪以小雪的身份去接近她。水面第一时间就发现了小雪的真实身份,并且认同了由纪异装的魅力。在之后小雪和水面的交往中,他们两人几乎都把小雪当成女生。在行为和心理上,水面几乎复写了由纪对小雪的认同;而由纪更是把水面当做完美女生的模范,在塑造小雪。但他们先后产生了破裂关系的矛盾,先是由纪想让水面穿上小雪的假发,后是由纪要回到发小小左身边。

水面是非常聪明的,她早就意识到了小雪对由纪非同寻常的重要性,由纪在和对小雪表白的不明真相的好友亘时说“你有你想做的事,但是我完全没有。如果你想要我,就必须完全放弃其他的东西。不然的话,我们就没办法对等的交往”由纪因为放弃了太多东西,所以异装对他来说变得及其重要;水面当时就意识到了这之中的可怕之处——由纪为了小雪愿意放弃其他所有的东西。当由纪和水面关系进展到很好的时候,由纪希望喜欢的人水面穿上小雪的假发办成小雪的样子,意味着由纪对小雪的重视程度远超水面(而水面其实也是小雪的原型构成之一)。水面此时对这段感情绝望了,她就算完全理解由纪,换来的也只是小雪的喜爱,而由纪已经失去了自我,若要维持这段情感,甚至还要放弃水面自己,就算水面是小雪模仿的偶像。但她离不开由纪,因为她也被这样的由纪和这样的自己给迷住了;她从未试图改变由纪,却多次为由纪改变自己。所以她就和艾柯一样悲剧了。随便再提一句,回声女神悲剧不是因为纳西索斯不爱她,而是因为纳西索斯不知道到他爱的只是他自己的倒影。